整体的感受是虽然不如第一季惊心动魄,但也是十分优秀的改编。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也广泛的在各大网站看了评价,也接着各位大神的分析把剧情线理清了大半。作为这类文章的影评,我是不会写这类的剧情分析的,一般会结合着公众号和头条号的定位做一些人物分析和能体味到观看感受吧。

命运石之门0完结了,你看懂了吗?

上一集的传送门为:命运石之门0:再见牧濑红莉栖

命运石之门0的各种世界线的介绍: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查看,是一个知乎的链接,很长,讲述了各个世界线之间的关系,适合看完命运石之门0的观众去理解整体的剧情。

代入感强烈的剧情

《命运石之门0》的故事设在与前作结尾不同的世界线(β),而舞台同样是东京都千代田区的秋叶原。游戏的主要角色包括东京电机大学学生冈部伦太郎、他的朋友椎名真由理、神经科学家牧濑红莉栖和绰号为“桶子”的骇客桥田至,他们意外发现可以使用手机和微波炉(角色们合称它为“电话微波炉(暂名)”)穿越时空,方式为在手机发送消息的同时把存储数据数字化。后者被称为“时空跳跃”,实质上是把记忆传输到较早时候的自己身上,此举引起了秘密研究时间旅行的SERN的注意,他们派遣其名为“巡行者”(Rounders)的团队没收主角们的时间机器,“巡行者”中包括自称为记者的桐生萌郁,在执行过程中他们亦杀死了真由理。

在《命运石之门0》的世界观中,时间包含一个分出许多分支且会重新合并的架空历史(作中称为“世界线”),这意味着某些事件在到达分歧点时必定会发生,除非过去的事件发生足够的变化,使历史出现显著性的不同,以致其到达另一个有着不同分歧点的世界线集群(即作中所指的“世界线收束范围”)。其中一个分歧点为2010年的真由理之死,为了避免此事发生,冈部回到过去并导致α世界线收束范围更改为β,在这世界线中红莉栖被杀,真由理存活,时间旅行也未被发现。在α和β世界线收束范围内则有一条不受分歧点影响,名为“命运石之门”的世界线。游戏中某些人能保留前个世界线的记忆而不受转移的影响,拥有这现象的人已知有冈部,而冈部则称该现象为“探知之眼”(Reading Steiner)。

游戏的其他角色包括时间旅行者,至未来的女儿阿万音铃羽、真由理未来的养女椎名篝、红莉栖的同僚比屋定真帆、维克多孔多利亚大学(Viktor Chondria University)的教授阿历西斯·莱斯基宁(Alexis Leskinen)和茱蒂·雷耶斯(Judy Reyes)、冈部的朋友漆原琉华和菲利斯·喵喵、真由理的朋友阿万音由季(铃羽的母亲和至未来的妻子)、中濑克美和来岛枫。

从这段来自维基百科的介绍看,命运石之门0加入了至多的角色,不仅是第一季中出现的Lab member们,又加入了人工智能、教授等学术角色和争夺时间机器的多方势力。

我也不止一次的安利过这部作品,既然是最热的科学幻想游戏,那一定有其过人之处,这种国人之处就是将硬科幻和人物情感脉络结合的十分自然。

整个故事其实都是围绕着「时间机器」进行的,以主角一行人做出了时间机器为契机,对世界的未来造成了的影响。同时进行的硬科幻设定还有「时间线」和『时间线收束』等基于理论物理学假设的设定。

可以说石头门是有着比较强科普意义的一部游戏作品,游戏作品说到底就是一部带交互的,不同选择造成不同结局的电子小说罢了。整个故事其实建立在这样的几个坚实的设定之上:

  • 世界线:会发生变动,变动有数值
  • 蝴蝶效应:一件小事情的发生可以影响全盘的事情
  • 世界线收束:故事中将其比喻成绳结,在一定范围内的选择变动不会影响结局,比如追不到的男神无论如何都追不到,除非回到很久以前的过去,干预自己出生时候的事情,造成世界线的较大变动
  • 不同事件的收束范围是不一样的:比如胸针死亡的变动范围是2,而真由理的死亡变动范围是1

游戏特有的追加设定

  • Reading Stein:也就是产生既视感的这种东西,也就是在任何一种世界线上发生的事情都有记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记忆能力,即使不是主角也有跨越世界线的能力
  • 时间机器的原理:克尔黑洞和虫洞存储信息
  • D-mail:向过去发送邮件,来使得过去的人采取不同的行动,从而更改世界线

在游戏中有多个关键的节点,在不同的节点做出如何的选择就会大幅度或者小幅度的更改剧情的走向,从这个角度讲,这个游戏的可玩性还是很强的。

命运石之门0完结了,你看懂了吗?

想谈谈在看这个动漫的一些感受和思考。

假如在现实世界中真的有时间机器会怎么样?

在剧情里,从第一部的对抗Sern统治世界,变成了第二部中的多国势力分别争夺时间机器,加入了各种各样的角色,不禁想到这样的问题。

其实在石头门的剧情中,有好几处这样的哲学思考:

  • 在第一部的α世界线中,面临的问题是:该让真由理活下来 还是 该让多年后的世界大战爆发?
  • 剧中的人物为何如此坚信:Stein Gate的世界线是存在的,并且是可以到达的?
  • 在第二部的β世界线中,面临的问题其实是类似的:让牧濑红莉栖死去,得到了真由里的胸针是不是就幸福了?

如果在现实世界中真的存在时间机器,恐怕也是一样的结局吧,生活和戏剧永远都是相近的,因为人性是相近的。

在普通人,并非电视剧中的人面临以上的几个问题的时候,也不见得能做出割舍的。

第一个问题,就是拯救眼前的对我更重要的人,还是拯救多年后的未来世界。这种哲学问题不是一个人能承受的了的,大多数的普通人恐怕是会选择前者。

这个问题似乎也是圣杯去询问切嗣的问题,其实就没有标准答案。

如果你有一个按钮,按下去世界上就会有一个人死亡,但你可以得到奖励,你会去按吗?

第二个问题,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坚强的如胸针一般,面临着亲人,喜欢的人,朋友接连的死去,心理崩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哪怕在剧中有心理诊所这样的设定,也恐怕会被人当成是疯子吧。但主角仍然坚信着,一定存在着所有人幸福的,『Stein Gate』的世界线,也就是改变命运的,扼住命运咽喉的世界线,是需要非常强烈的意志才能做到的。

第三个问题,人们经常会相互的爱彼此,但没有想过更多的爱,是爱自己,而不是爱他人。

胸针爱真由里,但他失去了助手,变了一个人,原来的那个狂妄脱线的胸针不见了,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色衬衫,处事沉稳,满脸心事的,活在回忆中的人。

在第17集中真由里说,胸针是我的牵牛星,他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于是真由里能做出她自己的选择,以自己的方式去保护胸针,以牺牲自己的觉悟,去保护自己的牵牛星,希望他快乐起来。

而胸针在未来的时间线上才发现,是他的选择,让真由里在这个世界线上活下去,但战争的残酷,让真由里其实也没有得到幸福,她每天惶惶不可终日,每天活在战壕之中,这样的未来其实并不是胸针想给的,也让胸针重新去反思自己当时的选择是是不是正确的。

助手则是一直都有着牺牲自己的觉悟,在第八集,在第22集,Amadus也做出了相同的牺牲自己的选择。

命运石之门0完结了,你看懂了吗?

这是人类面对神所给予的最后通牒的反抗

Struggle With Life

最近特别喜欢这种风格的文字作品,尤其是第23集的结尾很戳人,从游戏和动漫两种不同载体的结尾能看出一些区别。因为是命运石之门的续作,故事线承接的是第一部的23集之后的部分,所以结尾有一些不像是结尾。

「宇宙有开始,却没有结束,无限」

「星辰有开始,但却因为其自己的力量走向终点,有限」

「拥有智慧的生物,才是最愚蠢的」

「在大海中的鱼,不知道存在陆地上的世界,若他们也拥有智慧,恐怕也会走向灭亡的道路」

「人类若想要超过光速,前往过去,恐怕比拥有智慧的鱼类更加愚蠢」

「这就是,人类在面对‘神’所给予的最后通牒的反抗,执念的碑文」

这是在第23话的结尾的台词,在第23话的定格画面,有着其英文版,就像是EVA中NERV的那句「god in his heaven,all his right in this world」的诗。

命运石之门0完结了,你看懂了吗?

更多的时候,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要接受命运。命运这个东西,如果说存在,就真的如世界线一般,是由无数的机缘巧合、蝴蝶效应、概率分布达成的某一种稳态。

命运让贝多芬双耳思聪,但命运没能让他臣服。

说到底,命运也只是「智人所编制的故事之一」,贝多芬双耳失聪,也只是偶然发生在一个个体上的,不愿意见到的悲剧罢了。「人生本就是没有意义」,人类为了让自己活的更有说服力,往往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而「意义是需要自己赋予的」,扼住命运的咽喉,尽管是贝多芬这个个体所作出的『自我阐释』和「赋予意义」,但也能鼓励我们,为了更好的人生,更舒服的活着的方式去努力。

秒速五厘米中有一段结尾的男主自白,述说着命运际遇的无奈。

“在这几年里,我光顾着低头前行,只想着得到那无法得到的东西,但是又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而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想法逐渐地变成一种压迫,让我只能靠不停工作来解脱。等我惊觉之时,逐渐僵硬的心只能感觉到痛苦。然后在某一天的早晨,我察觉到那曾经如此真切的情感,就这样干干净净地消失殆尽。时间带着鲜明的恶意,从我身上慢慢流走;我深知,这以后的将来,我们无法一起走过。对于命途多舛的人生,以及渺茫的时间,阻隔在我们之间的这一事实,我们无可奈何。如果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的话,那两颗心要多久才能靠近?”

在某个时间节点,由于某次冲动,某次做的选择,在事后追悔万分的时候,又有谁不曾去想着改变过去,从那个时间点开始做出正确的选择,悔一步棋,重新开始呢。

在《秒5》中,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而在命运石之门中,存在着这样的科学幻想,就要Struggle With Life,去把自己带去一个更好的未来。

可以看出花田十辉和命运石之门这个文案的整体基调,是对这种「执念」持赞赏态度的,哪怕撞在不同的世界线上头破血流,无数次的看到有重要的人死亡的镜头,但是还是存在着这样的『执念』